轻资产重技术的思路做洗衣O2O,泡泡洗衣已获蔡文胜数百万元天使投资

36氪微信号:wow36kr


最近,我又接触到一个做洗衣 O2O 服务的项目:泡泡洗衣。泡泡洗衣的创始人王茂是一个曾在房产行业里待了十几年的职业女性,她跟我分享了触动她自己创业做泡泡洗衣的一件小事。有一次,她把家里的一块地毯送去干洗店干洗,但是因为自己和老公的工作都很忙,所以在洗好后将近 3 个月时间里都没法跟干洗店协调好时间去取。慢慢的,她甚至忘记了这块地毯的存在,直到她想起来后,发现干洗店都已经关门大吉了。那么,怎样改造洗衣服务的体验?


其实,互联网改造传统洗衣行业已经不是一个新鲜话题。36氪曾报道过干洗客、荣昌 e 袋洗,这两家虽然模式稍有不同,但为用户提供的都是上门取衣、送衣的洗衣服务,整个洗衣过程有着严格的质量把控,且价格实惠。而在国外,同类服务 Washio 成立仅 1 年多也获得了 1050 万美元融资。


与上述这些产品相比,泡泡洗衣在模式上有什么特别之处?答案就是:轻资产、重技术。泡泡洗衣既没有自己的洗涤厂,也没有自己的线下门店,物流团队也非常精简。砍掉门店、砍掉小区内的人工流动点、砍掉宅配,泡泡洗衣希望将资产尽量减轻,既降低起步的成本,也能更好的控制未来扩张的边际成本。而是该模式能运营起来的关键是他们的连通上下游的一套 IT 解决方案和放在小区内的智能洗衣柜。


轻资产重技术的思路做洗衣O2O,泡泡洗衣已获蔡文胜数百万元天使投资


在上游洗涤环节,泡泡洗衣与当地的大型洗涤厂合作,由他们来完成洗衣的工作。在挑选洗涤厂方面,泡泡洗衣只选择两类洗涤厂合作:为五星级酒店提供服务的洗涤厂、专门做客衣洗涤的洗涤厂。目前,在大本营成都,泡泡洗衣共有四家合作洗涤厂,其中以“川洁”为主。王茂告诉我,在和洗涤厂谈合作的过程中,泡泡洗衣其实是占据主导权的。毕竟,现在大部分洗涤厂的业务量存在较大的缺口,他们急需新的客户来源。


在下游的用户环节,泡泡洗衣没有门店,也没有上门取衣的人,他们有的是“智能洗衣柜”,而连接用户、洗衣柜、配送人员、洗涤厂的则是一套泡泡洗衣自己开发的 IT 系统


轻资产重技术的思路做洗衣O2O,泡泡洗衣已获蔡文胜数百万元天使投资


具体来说,用户在泡泡洗衣的 app 或微信公众号上选择好洗衣套餐,然后带着衣服到小区的洗衣柜前,进行一键下单。洗衣柜与手机之间通过蓝牙连接,用户下单后,洗衣柜会自动分配一个柜体给用户。这时,后台系统便可获得该笔订单的用户信息。泡泡洗衣的物流团队只负责从各小区洗衣柜到洗涤厂之间的配送。并且,为了尽量降低配送成本,后台系统设定了一个比例,当某个片区内所有洗衣柜被占用的容量达到了这个比例时,负责该片区的物流人员才会去统一取衣。物流人员的取衣路线将由后台自动规划。


当脏衣服被送到洗涤厂后,洗涤厂会根据衣物不同的的材质来决定采用干洗还是水洗(当然,用户下单时特别指明的除外)。王茂说,希望尽量降低用户的学习成本,这种相对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洗涤厂来做。同时,合作的洗涤厂需要设计相应的管控系统,并与泡泡洗衣的 IT 系统对接,使其整个洗衣过程都是可管可控的。泡泡洗衣给出了一系列质量评估指标,包括洗涤质量、熨烫质量、包装质量等,洗涤厂对服务自行监督。


洗好的衣服同样由泡泡洗衣的配送团队送回相应片区的洗衣柜中,并且采取的是挂送的方式。衣服送回后,用户将收到推送信息,告知取衣的柜体编号。这一整套服务将控制在 3 天内完成。当然,如果用户拿到洗好的衣服后仍然不满意,泡泡洗衣可以提供二次服务。


目前,在收费方面,泡泡洗衣也秉承了洗衣 O2O 服务的低价模式,并提供了两种收费模式。第一种是按袋计费,与荣昌的 e 袋洗相同,99 元一袋(目前是促销阶段,58 元一袋)。洗衣袋由泡泡洗衣统一提供,免费送给用户。第二种模式是按件计费,但分类比较粗线条,希望能兼顾服务的标准化和个性化。


泡泡洗衣在 7 月初上线,7月底便已获得蔡文胜投出的天使,金额数百万人民币。王茂说,她是在一次会议中见到蔡文胜的,蔡文胜作为演讲嘉宾中的一位。于是,她抓住机会向蔡文胜简单介绍了泡泡洗衣,很快,蔡文胜就做出了投资的决定。


下一步,泡泡洗衣会进一步夯实在成都的业务基础。王茂说,他们马上会在成都 100 个小区投放洗衣柜,并加大地推力度。同时,泡泡洗衣也在寻求渠道合作。比如,进驻大型商超、电信营业厅等,让用户可以在附近的相应店面里使用泡泡洗衣的服务。同时,渠道商也可以获得一定的分成。明年,泡泡洗衣会把服务扩展到其它城市。


轻资产重技术的思路做洗衣O2O,泡泡洗衣已获蔡文胜数百万元天使投资
关注互联网创业
微信号: wow36kr


阅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