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之悦


整理旧书,整出一套《艳阳天》。看到它,有个几十年从未消失的印象浮上心头。


话说里边有个叫马之悦的人,阶级异己份子,靠能说会道钻进革命队伍,当了村领导。那边有个叫萧长春的,两道剑眉一双虎目,自然是一颗红心,当了大队长。俩人各有一老婆,马之悦的叫马凤兰,撒泼打滚浑不吝,身圆肉多白薯脚。萧长春的叫焦淑红,脸红肤黑铁脚板,飒爽英姿五尺枪。为了论证阶级斗争的理论,作者又为马凤兰设了一个地主的亲戚圈。且这两对互为仇敌的夫妇各自的家庭感情极好,同呼吸,共命运,患难与共。小说主要就以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展现“波澜壮阔的农村阶级斗争。”


快结尾时,马之悦的狐狸尾巴被揪出,挨了斗争。完事回家,大门洞开,空无一人。穿过门道,升堂入室,还是无人。马之悦心里这个骂马凤兰。忽然,他看见桌面上立着个酒瓶子,是他最爱喝的老白干。旁边一个碟子上还扣个大碗。打开一看,一大碟子热气腾腾的炒鸡蛋。马之悦明白了,马凤兰是久等他不回来,慌了,准又颠着两个白薯脚四下打探风声去了。这酒和鸡蛋,是给他压惊的。怕鸡蛋凉了,拿碗扣起来。


马之悦喝了一大口酒,夹了一筷子鸡蛋,然后自语出两句令人难忘的名言:


天下什么东西最好?酒最好。

天下什么人最亲?老婆最亲。


从那时起,我就盼着马之悦得志,萧长春倒霉。因为我不相信阶级斗争,我只相信人性。

阅读:4

霜天楼

霜天楼

月落乌啼霜满天——中国政法大学陆昕教授惟一个人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