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马頔聊了爬格子美食以及他一听就想摔桌的南山南

在一首《南山南》登陆好声音舞台之前,歌手马頔就已经在在音乐圈积攒了足够的人气。今天我们与马頔进行了一次顺畅的聊天——如同之前媒体对于他的评价里所说:“马頔是个真实、诚恳且留着板寸头在台上弹着吉他唱歌的少年。”看来一点不假。


我们马頔聊了爬格子美食以及他一听就想摔桌的南山南


提问阿波罗 | 回答马頔



我们马頔聊了爬格子美食以及他一听就想摔桌的南山南

台上练琴之王 我看见歌迷给你取的一个外号叫“台上练琴之王”,忍不住想问如果举办一次“麻油叶爬格子大赛“的话,会出现什么样的场景?(“爬格子”是一种吉他基本功训练,就跟踢球练叉腰肌一个道理)


最近还真没关注有什么新外号出来,看来是又有不少新的,如果麻油叶集体爬格子应该是尧十三和刘东明赢吧。



我们马頔聊了爬格子美食以及他一听就想摔桌的南山南

打榜金曲 既然是采访马頔,我们就没办法绕过那首红遍南北的《南山南》,虽然关于这首作品的细枝末节你可能都回答过了。我们感兴趣的是这首前后花费了三年时间的作品,在最终录制时是否承载了比它诞生时更多的内容?一首歌曲(尤其是民谣作品)在精良的制作与保持作品的原始感上是否会有冲突呢?


当然自己的审视会有一些改变,年龄越大心境越不同,但对一首写过的歌其实意义不大了,应该放在将来对歌的表达上。这首歌是整张专辑里编曲变动最小的一首,因为当时设备受限,做专辑的时候就都补全了。



我们马頔聊了爬格子美食以及他一听就想摔桌的南山南

民间团体 关于你在2011年创建的“麻油叶”,成立至今时间并不算太长,却蹦出了像尧十三、宋冬野、贰佰还有陈粒这样的在民谣圈甚至主流音乐圈都具有影响力的歌手,你自己如何评价这个民谣厂牌呢?对于这些年在内地燃起的“民谣热”,你有什么看法?


麻油叶就是一个家,从成立之初到现在一直没有企图心,就是为了大家在一块玩儿的高兴。热不热的跟我们其实关系不大,重要的做好自己的事儿,音乐就是音乐,捆绑在任何一个时间和时期都不妥。



我们马頔聊了爬格子美食以及他一听就想摔桌的南山南

诗与词与民谣 如今好诗和好音乐在市面上都是稀缺品,就像你所喜欢的国内乐队万能青年旅店的作品一样。就“歌词”与“旋律”来讲,哪一样你觉得更难?一首得意之作,你觉得是熬出来的还是瞬间迸发出来的?


我的歌词还谈不上好诗,万青几位老师的功力我还差得远,那都是日积月累的阅历。歌词和旋律都很重要,再好的词没有好的旋律,那还不如直接诗朗诵呢。对我个人来说答案一样,都很重要,要在生活中汲取自己需要的东西,实时记录下来,让自己的灵感有所准备。一瞬间的都是一首歌的动机,之后就需要更完整的制作和揣摩。



我们马頔聊了爬格子美食以及他一听就想摔桌的南山南

平舌与翘舌 虽然这个问题好像不该向民谣歌手发问……平日里如果唱K的话,麻油叶一票兄弟里面哪一位唱得最好?有网友讨论你厚重的“翘舌”口音,你怎么看?(不过这代人应该从听朴树就开始就适应了吧)


这种东西因人而异,有人觉得好就有人觉得适应不了,没什么可评价的,听自己喜欢的最好。麻油叶还真没一起去过KTV,平时就每天唱歌,难得不唱了谁还去KTV啊,喝酒吧。这个我也看到了,没辙啊,我也想改,可一改就不会唱歌了,我是北京人,还是南城的,说话和唱歌一个味儿,天生而来,改不了了。



我们马頔聊了爬格子美食以及他一听就想摔桌的南山南

人人都是玻璃心 “唱出心底悲伤”的题材的确是最卖座的,唯一能与之匹敌的可能就是“缅怀逝去青春”的作品。我们看过你之前的采访,似乎对于如今讨好的“悲情路线”并不太满意?


万青有句歌词——一朝悲歌成金曲,这是不太好的事儿,自己的歌也不想限于现在的风格,但还是先要学习,现在还不够格。



我们马頔聊了爬格子美食以及他一听就想摔桌的南山南

开心事与报菜名 最近最开心的事儿是什么?另外推荐几道最近吃到的、好吃到不行的菜。(毕竟这个问题是最实在的)


开心事儿就是忙完这段时间能歇一阵儿了。好吃的还是自己做红烧肉。



我们马頔聊了爬格子美食以及他一听就想摔桌的南山南

最爱与最烦 最后,我们希望你能推荐三首你最近所喜欢的音乐给QQ音乐的朋友们(随便来),同时,再来首你所讨厌的、一听到就想摔桌的(肯定有)。


第一首DJshadow《Sad and Lonely》,第二首leonard cohen《my oh my》,第三首triky&fifi《chinese interlude-intro》。听见就想摔桌的就一首《南山南》。




马頔在演出后台完成了这次采访。至此,祝他演出顺利。感谢你的收看,更多马頔的作品,请点击“阅读原文”收听——或者直接买票去现场看真人吧。


点击“阅读原文”,聆听马氏民谣




我们马頔聊了爬格子美食以及他一听就想摔桌的南山南
- 长按关注QQ音乐 -

阅读:25